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同志资讯 > 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代孕资讯 试管婴儿资讯 同志资讯 GAY交友推荐
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时间:2019-07-30  浏览:3

(原标题:【津云特稿】湖南女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判死缓?致命的“亲密关系”背后……)


26岁的王萱不会想到,在家和朋友一起吃晚饭时被曾经的“闺蜜”叫出去,等待她的竟是196刀的残酷杀害。

杀害王萱的这位“闺蜜”方雁,在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(下文简称“永州中院”)的判决书中,被称作王萱的同性情侣。在一审中,被告人方雁被判故意杀人罪,判处死刑,缓期二年执行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被告人方雁赔偿王萱的父母直接经济损失32997元人民币。

在判决书中,被告人方雁及其指定辩护人提出“本案因感情纠纷而引发,可以酌情从轻处罚”的辩护意见。永州中院认为,被告人方雁和被害人是同性恋关系,双方因感情而引发纠纷,进而发生本案,故该辩护意见予以采纳。

尽管永州中院在判决书中多次用了“同性情侣”一词,但在王萱的父亲王华看来,女儿从来没有什么“同性恋人”,“自始至终,我只认为她们是同事关系、朋友关系,自从我女儿和这个杀人凶手熟络后,我这几年听到的就是她向我女儿借钱、再借钱,甚至用刀架在我女儿脖子上威胁她转账。方雁在酒店用水果刀足足割了我女儿196刀,她两侧颈部、两手腕的血管都被割裂,活生生地失血而死。这样的人只被判了死缓,而非死刑立即执行,我实在是不服。”提及杀害女儿的凶手方雁,王华的表情充满愤怒,又不时露出感到整件事很荒唐似的无奈神情。

“我早就跟女儿说,不要再和这个方雁来往,可她最终还是没听……”王华痛苦地回忆道。


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


8层楼196刀



一场持续十几分钟的追杀



2018年1月29日晚,王萱和男朋友唐某超、朋友唐月、李萍等人在自己家中吃饭,突然接到方雁的电话,约其在附近的一家酒店1017房间见面。王萱以为对方是要找自己借钱,甚至还在晚上10点向朋友唐月要了一份“借条模板”。



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


一审判决书中显示,转天凌晨5时,王萱发现方雁包中有一把水果刀,双方发生争执,王萱跑出房间,方雁持刀追到走廊,勒住王萱脖子,捅刺其头颈及身体,王萱挣扎至电梯内,方雁欲将其拖出电梯未果,遂在电梯内继续捅刺,一面捅刺,一面将王萱拖出电梯至二楼电梯间北侧走廊,将王萱双手手腕割开,而后逃离现场,王萱当场死亡。



王华在案发后有机会看到酒店内的监控录像,据他回忆,整个杀人过程持续了十几分钟,王萱从酒店10层逃到2层,而方雁一路追逐。



“我记得当天负责解剖的法医说,干法医这么多年,头一回见到这么惨的(遗体)。”王华说。


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


因护士工作相识



曾经无话不谈同吃同住



王萱于2014年参加工作,来到永州市零陵区芝山医院担任护士,方雁是彼时和王萱在同一病室的护士,比王萱大2岁。王华回忆称,女儿和方雁很快就成了无话不谈的“闺蜜”。



在身边的朋友看来,王萱和方雁二人曾经历一段非常亲密的时光,两人甚至曾同吃同住。而两人关系的转变,似乎始于方雁开始沉溺于赌博,并开始不断向王萱及身边几乎所有朋友大量借钱。




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


在王华看来,方雁对女儿的危险性早在2016年时已露端倪,他认为方雁不断借钱的背后深藏着危机,而且她和女儿之间确实因此发生过矛盾,“2016年年底,我女儿坐在方雁驾驶的车上,两人因为方雁没还钱的事吵了一架,最后车开进了沟里,还好两人没事。”王华说到,“在那之后,我逐渐得知女儿借钱给方雁的细节,那时女儿对我说,她已借了40万元给方雁。我听了以后很快联系到方雁的父亲方州,他起初还不相信自己的女儿找人借了这么多钱,但后来还是给我打了还款,不过只有20万元。”



王华没想到的是,在那次车内争执后不久,女儿和方雁之间很快爆发了更大的危机。



为借钱还债


凶手曾持刀威胁被害人



这次更大的矛盾发生在2017年年初。王华以及王萱的初中好友唐月分别向记者陈述说,当时方雁因赌博陷入到愈发急切的筹钱中,甚至曾采用掐脖子、持刀威胁等手段强迫王萱转账。



判决书的记述佐证了此事,记述显示,2017年1月6日,方雁急于偿还他人欠款,在零陵区一个宾馆房间内向王萱借钱,承诺几天后偿还。王萱担心其又用于赌博,不愿意借钱。方雁情急之下,先掐脖子强迫王萱用支付宝转账2000元,又用水果刀威胁强迫王萱转账18000元,两笔转账均为王萱先当场在支付宝内进行借款,再转给方雁的。事后方雁行为构成强迫交易罪,零陵区人民检察院作相对不诉处理。



王华就此事透露了更进一步的细节:“当时本来方雁是抢劫罪,接待我的警官说,少说要判5-7年,是她父母来我家里哭,求我女儿写下谅解书,最终定的是强迫交易罪,检察院未起诉,仅仅是在看守所拘留了20多天。从那时起,我就要求我女儿不要再和这个方雁来往了。”


凶手家属拒绝赔偿



自始至终从未道歉



王华向记者透露,案件发生后,方雁的父母从未以任何形式向自己道歉,也没提出过任何赔偿方案,“我的代理律师曾经询问过方雁的父母是否有赔偿的意向,但方雁的父亲方州直接回了一句‘免谈’。不仅如此,他们甚至一句‘对不起’都没跟我们说过,就连庭审那天,我们也没见到他们出庭。”



记者向王华的代理律师蒋律师求证此事,蒋律师表示王华所说属实,“我曾经给方雁的父亲打过电话,问他有没有赔偿的意愿,他直接告诉我免谈,我就没什么可继续说的了。”



唐月向记者出示了一张微信聊天截图,截图显示,她曾在庭审当天给方雁的微信发了一条消息,未曾想本该在看守所里的方雁却在微信里回骂了她,“这应该就是方雁的家人在用这个账号。”


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


朋友称二人已分手一年多



案发时各自早有另一半



在7月25日永州中院官方微博发布的《关于被告人方某故意杀人一案相关情况的说明》中,方雁被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的依据主要有两条,一是“方某杀人系同性情感纠纷及经济纠纷引发”,二是“方某具有法定的坦白从轻处罚等情节”。



王萱的朋友唐月对记者表示,案发时,王萱与方雁已经分手了一年多,王萱被方雁残忍杀害并不存在“同性情感纠纷”的动机。



“在永州中院的说明中,提到‘二人在案发前分手’,这句话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说,她们是在案发前不久才分手的,继而得出推论,方雁杀王萱是因为‘情感纠纷’。但实际上,我们这些平时感情较好的朋友们早就知道,自从2017年1月发生了方雁持刀威胁王萱借她钱一事,以及方雁被关进看守所20多天后,两人虽未彻底断交,但已经不再是那种关系了。”唐月说道,“案发的时候,王萱是有男朋友的,她的男朋友当晚就在王萱家,和王萱及我们几个朋友一起吃饭。案发时,方雁也早已有了新的女朋友,这个女朋友奉琪的家,正是方雁杀死王萱后逃逸并被警方抓获的地方。”



在一审判决书的记录中,案发后,方雁的女朋友奉琪看到满脸是血的方雁光着脚跑到她家后,拿了自己的衣服给方雁替换,让其在她家洗了澡,并通知了方雁的父亲赶来她家处理事情。



王华向记者证实了王萱在案发时有男朋友的说法:“我女儿2017年下半年谈了个男朋友,还领回家里来过,但还没到谈婚论嫁的程度。案发当天晚上,她的男朋友和女儿其他几位朋友就在我家吃饭,我女儿就是在吃饭过程中被方雁叫去酒店的。当时我和爱人都在隔壁给亲戚过生日,回来后女儿的朋友告诉我们她去朋友家住了。案发后我们才知道,那是女儿让朋友们这样对我们说的。”



记者询问王华,王萱生前交往了几个月的这位男朋友唐某超现在为何没有露面,王华表示,案发后,唐某超就几乎没有登过他家门了。“他现在应该还在永州,但我早就联系不上他了,印象中就是我女儿刚被杀时,他来过我家一次,后来他也被警方叫去录过口供,此后就和我家再没有联系。”王华回忆道,“唐某超是认识方雁的,但我不清楚他们是否有过接触。”



在一审判决书的记录中有一段王萱的男朋友唐某超的证言,其中写道“2017年7月,唐某超和王萱开始谈恋爱,他不知道方雁是否知道他是王萱的男朋友。王萱说,她和方雁是同性恋。”



截至发稿前,记者未能联系上唐某超。



“包吃住”“教唆赌博”“炫富”?



身边人这样说……



永州中院7月25日发布的说明中提到,“王某曾长时间在方某家吃住”。对这一细节,王华予以驳斥。“这应该是指2016年前后,我女儿在医院的工作经常需要加夜班,方雁的父亲是当时芝山医院的基建科科长,其母亲也是医院护士,她家在医院旁边大约100多米处有一间宿舍,平时方雁自己在住,由于那里到医院上班很近,我女儿值夜班时会去那里休息,那里的水电费也都是医院方面承担的。”王华说道。



“据我所知,王萱是以合租的方式去住的,那些医院旁边的老旧宿舍,每月按500元房租来估计都算高了,何况王萱每周其实只去住2、3天。至于吃饭,她俩都是一起负担的,两个人都会买菜,或者去外面吃。据此说方雁‘长期包了王萱吃住’,是不对的。”唐月向记者如是说。



唐月认为,无论是一审判决书,还是永州中院的说明,都用了“经济矛盾”一词,有一定误导性,与她所知的事实不符,“所谓经济矛盾,实际上就是方雁单方面地找王萱借钱。但永州中院的说明说,王萱曾‘要’方雁参与赌博,方某输了很多钱,这种看起来很像因果关系的说法,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。”



“判决书上说,王萱的一些朋友在朋友圈发一种叫‘北京赛车’的赌博游戏,她自己也玩过,这个事情确实是有的。但‘因为玩这个游戏,赢的钱都给王萱了,输了方雁出钱’则完全是方雁在编故事。实情是,2016年,王萱让方雁拿着王萱的账号玩了一下这个游戏,但此后方雁背着王萱注册了一个账号,自己去玩了几把,随后就输了钱。在此期间,王萱还曾劝过她别赌,这又怎么能把过错算在她头上呢?”唐月说道。



“会有人对一个欠着自己几十万元的人说‘你去赌博’吗?如果是那样,岂不是更无望追回自己借出的钱了?”唐月向记者提出自己的疑问。



唐月表示,2017年持刀威胁事件发生后,王萱朋友们一度认为经历过拘留的方雁已经戒赌了,“方雁从看守所出来的将近一年里,她和我们说在投资,需要借钱周转,从而和新的女朋友奉琪做一些转手投标书、开小咖啡店的赚钱买卖。我和王萱都信了她的说辞。事实上,方雁和奉琪手头上一度确实有一些盈利。我们直到案发前的2017年底,发现方雁在四处高密度地借钱,四处堵窟窿,才发现又被骗了,方雁实际上还在参与赌博,她骗我们,可能是怕我们向她父母告发这一切。”



对于方雁在供述中提到,王萱多次要求她给自己买名牌眼霜、名牌包等奢侈品,并在朋友圈“炫富”一事,王萱的家人和朋友均予以否认。



王萱的表弟对记者说,案发后,他曾登录王萱的微信账户,并未在朋友圈里发现“炫富”的内容,“主要以自拍居多,没晒过什么奢侈品。”



“庭审时,方雁说案发前几天,我女儿让她在网上买了眼霜、面霜和美图手机,还说在这之前就经常要求她买名牌包,我就想问,这些所谓的给我女儿买的奢侈品都在哪里呢?我女儿的房间没有这些东西,庭审时我也未见到有人就此展示任何证据,这是方雁为了混淆视听的一面之词。”王华说道。



唐月同样不认可“王萱逼迫方雁买过奢侈品”的说法:“我能回忆起的方雁给王萱购买的奢侈品,只有一块手表。那是在2017年,我们以为方雁改过自新不再赌钱了,不久后方雁向王萱、我还有别的朋友共借了58万元,那时我们没向方雁要利息。方雁后来表示赚了钱,还和她那时的女朋友奉琪去迪拜旅游一趟,回来时方雁给王萱带了一块手表,也给我们几个借钱给她的朋友带了礼物,算是回礼吧。这几样礼物并非我们要求她买的,更谈不上逼迫。”



“方雁给我的感觉就是,趁着王萱已经去世了,她就什么都敢向警方和法官胡说。判决书的供述中有这么多内容都是她未经证实的一面之词,以及能被知情人轻易拆穿的不实之词,这样的人居然还能享有‘坦白从轻处罚’,我实在想不通。”唐月最后说道。



数十万巨额借款从哪儿来?



抵押房子贷了45万



王萱被杀一案在网络中传播后,许多网友提出质疑,一个刚参加工作不到4年、父母都是农民的医院护士,是如何拥有巨额现金以供其出借给方雁的。就此疑问,记者询问了王萱的父亲王华。




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


“2016年,我女儿拿我们的房子做了抵押贷款,贷得约45万元,其中的一部分她用作购置一间小房子的首付,还剩30多万元,她借给方雁的钱,基本上是从这里来的。”王华向记者讲述女儿王萱的钱是怎么来的,“我女儿平时用钱很少跟我们说,她去世后,我才发现她的信用卡里还有1万余元的欠款,随后我才替她还上。”



王萱的母亲和表弟分别向记者表示,王萱以自家房屋做贷款购置的那间房子目前没人在住,但它的贷款至今仍然在由王华夫妇偿还,“25年的贷款,我们现在才还了3年,目前每个月要还4900多元。此外,我女儿借给方雁的钱里,有一部分是她从别的朋友处借来的,女儿去世后,有些人找到了我们这里,让我们还钱……”向记者讲述到这里时,王萱的母亲不禁委屈地哽咽起来。



提出丧葬费赔偿才能入庭审?



死者家属表示不理解



王华向记者讲述了在一审前夕遇到的一件怪事。在一审开庭前,王华的代理律师找到他,说如果不提出要求对方赔偿3万元的丧葬费,法院就不允许家属进入庭审。





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


“法院说,这是出于‘保护个人隐私’的理由,最后,我只能提出3万多元的丧葬费,才能进入庭审。即便如此,也只有我、我爱人以及我们的大女儿进入了庭审,其他亲属被拦在外面,而被告的父母都没有来庭审,只有一个被告的辩护律师到场,现场没有其他人旁听。我到现在也不明白,为何我女儿被杀害的案子,我们作为直系亲属一开始不能进入庭审,也不明白法院说的‘保护隐私’究竟指什么。”



在此案的一审判决书中有如下记录:“本院(指永州中院,下同)受理后,依法组成合议庭,于2018年12月13日在本院刑事审判庭不公开开庭合并进行了审理(涉及个人隐私)。”



记者25日下午通过王华致电当时通知王华的湖南新星律师事务所蒋律师,该律师表示,这是法院的规定,“只有是刑事附带民事诉讼,才能让家属进入庭审。”该律师并未提及法院所声称的“涉及个人隐私”的相关情节。



被害人家属:



将等待湖南高院复核结果



王华向记者回忆道,一审判决出来后的第二天,他来到永州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以“量刑不当”的理由提交申诉状,一个星期后,检察院书面回复表示不抗诉。



护士196刀刺死“同性情侣”



王华此后来到永州市人民检察院申诉科,申诉科对他说“快过年了,你过年后再来。”过年之后,申诉科工作人员收下材料,称“会安排人了解一下。”3个月后,申诉科向王华表示“还没搞清楚”,又过了一个月,申诉科书面回复表示“湖南省高级法院对该案复核,本院无管辖权。”



来源:津云

审核员:新闻编辑部-Robin   来源:中国经济网

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 营销负责人:老贰 18825056605 (微信同号)
医疗负责人:陈医生 13570106606
好孕咨询请扫一扫